加密币匿名钱包_tp钱包怎么注销账户_ksm质押tokenpocket

带着比特币“起飞”:在拉美用加密货币坐飞机成为可能

据智利“美洲经济”网站报道,在拉美,使用加密货币支付私人飞行成为可能。

总部位于哥伦比亚的私人航空公司Flapz在11月初宣布,它将开始接受使用加密货币来预订商务航班和相关产品。

该航空公司首席执行官约纳坦·加莱亚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自这一措施宣布以来,该公司在11月份已经积累了价值约8.92万美元的加密货币支付款。

其加密货币支付服务是通过与在线支付网关QuickiPay的合作进行的,该网关旨在通过现金、银行转账、加密货币、信用卡和借记卡等不同的支付方式,为世界各地无法访问金融系统的人提供银行服务。

在全球主要市场,尤其是在美国,使用加密货币租赁商务航班的可能性正在增长。据Flapz公司表示,一些运营商报告称,他们近50%的销售额属于此类交易。

Facebook高管:2021年有望推出加密货币Diem和数字钱包Novi

智通财经APP获悉,Facebook金融服务部门的负责人David Marcus周一表示,Facebook支持的加密货币Diem和数字钱包Novi有望在2021年推出。

Facebook的加密货币项目自去年宣布以来就像过山车一样,面临着受到监管机构严厉批评、发展计划受挫和品牌被迫重塑等难题。

这种加密货币最初被称为Libra,被设计成由几家公司组成的非盈利联盟进行管理。Facebook曾计划推出一款名为Calibra的钱包,用户可以通过它互相发送这种加密货币。

Libra最初被认为是由一篮子货币支撑的。监管机构担忧这种加密货币可能对金融稳定造成影响,此外,Libra还涉及数据隐私泄露和洗钱等问题。

今年4月,Libra协会缩减了发行计划,并表示将发行以一国货币为基础的稳定货币,而不是以多种货币为基础的单一货币为。上周,Libra协会更名为Diem协会。今年早些时候,Facebook将其数字钱包Calibra的名字改为Novi。

媒体报道称,加密货币Diem计划最早在明年1月推出。Diem协会总部位于瑞士,目前正等待瑞士金融市场监管局的批准。与比特币不同的是,Diem背后有一个中心组织,由法定货币支撑。

监管机构一直严厉批评Facebook的加密货币举措。对此,Marcus恳请监管机构给Diem和Novi一个机会。他认为,Facebook本可以“封闭地”构建这种加密货币,只让该公司旗下的两款应用WhatsApp和Messenger的用户使用。但相反,Facebook选择与其他公司组成了一个联盟。

|||

监管之下,虚拟货币“挖矿”有哪些刑事风险

首发于 金融犯罪辩护与实务 写文章 登录 监管之下,虚拟货币“挖矿”有哪些刑事风险? 倪菁华律师 ​ 广东广强律师事务所 执业律师 11 人赞同了该文章 作者: 韩武斌律师 广强经济犯罪辩护与研究中心核心律师 围绕币圈一大主题的“挖矿”,现已成为国家重点监管的对象。作为获取虚拟货币的一种方式,监管早已有之。

最早打响禁止“挖矿”第一枪的是2017年内蒙古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印发的《关于引导我区虚拟货币“挖矿”企业有序退出的通知》,明确“‘挖矿’产业与实体经济并无关系、耗能较大,一些企业存在安全隐患,一些企业以“大数据产业”为包装享受地方 电价 、土地和税收等方面的优惠政策。”并予以取缔。

国家发改委在2019年《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中,“虚拟货币挖矿”被列为淘汰类产业。但在正式的《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中, “虚拟货币挖矿” 从限制类消失,说明 “挖矿”不再被国家发改委界定为“淘汰产业”。

基于“挖矿”多采用烧显卡的工作方式,耗电量巨大。2021年2月25日, 内蒙古自治区 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布《关于确保完成“十四五”能耗双控目标任务若干保障措施》,提到全面清理关停虚拟货币挖矿项目,2021年4月底前全部退出;并特别提及严禁新建虚拟货币挖矿项目。这一次,虽然只是内蒙古明确禁止“挖矿”,但预示着重拳之下的监管大幕即将拉开。

随后,内蒙古自治区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出台了《内蒙古自治区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关于坚决打击惩戒虚拟货币“挖矿”行为八项措施》。

对工业园区、数据中心、自备电厂等为虚拟货币“挖矿”企业提供场地、电力支持的加大节能监察力度,核减能耗预算指标,严肃追责问责;

对未经报批私自接入动力电源的虚拟货币“挖矿”项目等主体,违法窃电行为依法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对存在虚拟货币“挖矿”行为的相关企业及有关人员,按有关规定纳入失信黑名单;

对公职人员利用职务之便,参与虚拟货币“挖矿”或为其提供方便与保护的,一律移送纪检监察机关处理。

一个很简单的逻辑,个人购买“矿机挖矿”并不涉及任何一种经营行为。正如广强律所 杨天意 律师《监管不断加码,是否意味着虚拟货币“挖矿”在我国不再合法?》一文所说,“挖矿”重点整顿治理的对象,集中在企业或个体经营者利用其经营主体进行的“挖矿”活动,并未涉及到不具有任何经营性质的私人领域。

再者,“矿机”服务商在提供“挖矿”服务过程中,很可能因为以虚拟货币作为支付结算工具,而涉嫌非法从事资金支付结算业务,构成非法经营罪。

无论是从《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还是《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明确指出:“各金融机构和非银行支付机构等不得直接或者间接为 ‘虚拟货币’提供账户开立、登记、交易、清算、结算、定价、信息中介等等产品或者服务。不得接受比特币或以比特币作为支付结算工具;开展比特币的储存、托管、抵押等业务等。”

如果“矿机”服务商约定相关服务以虚拟货币结算,很可能涉嫌非法从事资金支付结算业务,构成非法经营罪。

目前市面上出现了众多“云挖矿”的模式。云挖矿模式是通过租赁平台提供的算力挖矿,作为一种投资方式,非常依赖虚拟货币在市场上的价值,如果业务中存在承诺高收益的虚拟币回报,当虚拟货币价格不稳或者出现价格大跌就会产生兑付危机,很有可能涉及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目前已施行的《 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条例》,已将利用虚拟货币吸收资金的行为列入非法集资行为处置和调查认定对象。更为严重的是如果“矿机”服务商没有真正的算力提供,产不出虚拟币,则可能涉嫌 集资诈骗罪 。

综上,在虚拟货币“挖矿”监管的升级之下,国家并不会“一刀切”的打击所有与“挖矿”有关的活动,而本质上是打击“挖矿”经营行为,以及利用“挖矿”为名义的虚拟币交易行为。因此,就目前来看,“矿机”生产商销售“矿机”设备,普通“矿工”“挖矿”并不会受到打击。

基于此,“矿机”服务商,在虚拟货币“挖矿”业务转型过程中,必须建立起刑事合规的意识,利用专业的刑事法律团队构建刑事法律风险管理机制,布置天罗地网,“防患于未然”,降低风险成本,提高抗风险能力,营造长久可持续的 经济效益 。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